白竹间.

无人问我粥可温 无人与我立黄昏

看完冷静。

关于这件事发生也过去一天了,但我发现这热度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啊。

因为一个人的做法就去评论所有人的行为,这样的指责也太让人生气了吧。

谦也道了,骂也挨了,也都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,大家都在很努力的去调节引发的问题。

大部分人从来没想过去对yy有过多的评价,最多也就是在嘴边发发牢骚。

换位思考一下,你追随的,你把他当信仰当光的人物,突然有一天宣布“改名换姓”“只是一个角色”。

你有什么心情。我们圈姑娘汉子基本都在慢慢接受,有些难过的地方也不会过于放纵自己的行为。

叶修是我们的光,喜欢一个纸片人其实是一件很绝望的事情。但是他本人代表重获新生,我们去走进他的世界,跟着他的脚步走完一个又一个的旅程。

是我们的信仰,...

《不为人知》

*请给我两分钟时间,听我讲一个故事


1.

我叫白羲和,

我有一个朋友,大概是那种一万年见不着一次真人,

一见面就开始揭黑底的那种。

      如果不是他有家世,我真怀疑他暗恋我。  

但是我却可以每天都看见他那张欠打的脸。

【你经历过绝望吗.jpg】

2.

他叫叶修,

对,就是那个      脸皮赛城墙的   “荣耀教科书”,

你以为有多值得羡慕?

呵。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女人。

【叼烟.jpg...

《与晓书》

·有感而发,笔法尚嫩


 上弦之月挂于天,两坛陈酿倒与边。不觉已笔沾黑墨,静立桌前。想来生死以别竟已十余载,然闭眼回味仍似昨日初见。原心中甚多思念,今却不知从何而言。只端坐于此,一时也思虑万千矣。


      吾独守空城甚久,盼有日君魂聚归来。然遇前辈均言,君无复生之可能。吾曾想一人两剑行天涯,却每见君遗之甜糖后宁倾余生待君归。而今天下已然无腥风血雨,世人皆知含光君夷陵老祖携手问灵,《忘羡》一曲妇孺耳熟能详。君九泉之下可安息否?...


【Be with you】剧组招人

招人了,招人了,全职小剧场招人啦!

这里是刚刚起步的"Be with you"小剧场!起这个名字是想同你们还有全职众人一起!

你喜欢荣耀的话就来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啊!我们都很友善的!!!
正式起步是在明年暑假,所以现在是招人期哦w(所以说,有能力的三党,不要怕,来吧!!!)

我们这里诚招画手、写手、后期、男!CV、策划、美工、pv、唱见。
cv和唱见有设备者优先w

如果你想应聘写手,请自备自己的全职同人文和自己原创文各两篇,要求每篇不少于五百字w最好是书粉哦w

如果你想应聘画手,画手要求有板绘基础,擅长线稿或者上色中的任意一种都行,然后会有一个小小的审核,相信这个简单的任务大家一定会很快...

突如其来的鬼畜

“道长道长,今晚夜猎捎上我好不好?”

“不行,你一开口我就笑,我一笑腰就疼……”

阿箐:妈的死给

《第一场雪之后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来时的满城飞霜一如旧时光

大雁过处在水一方 南风微凉

断桥残雪是为了谁 亦复如往常

一个人又会为了谁 念念不忘

我来时的满地斜阳 转眼就消散

带不走 青衫袖上 一片月光...


《借》(下)

半年后

“在下说书人白简。”

“听在下给各位讲一个故事吧。”

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叫执明,出生在军阀世家。从小便开始练习武术学习兵法。”

“在他十五岁那年,父亲为国牺牲,母亲殉情。”

“本来年少不懂事的他也慢慢收敛了任性,独自一人撑起了支离破碎的家。”

“有一次,他喝醉了酒,躺在一家酒楼的门口大喊大叫。酒楼的大当家一手掐着算盘,一手拿着折扇冲出来,一副要打架的样子。但是在反应过来执明的情况之后认命的找人将他扶进楼里。”

“来者是一个穿着红衣的男子,一支竹萧搭在胳膊上,龙须刘海在风中飞舞,眼神中没有任何情绪。无悲无喜,不卑不亢。”

“大当家举起算盘对着红衣男子,让他把执明扶进屋里,随后便潇洒的转身离去。直至大当家...

《借》(上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被这风吹散的人说他爱得不深
被这雨淋湿的人说他不会冷
无边夜色到底还要蒙住多少人
它写在眼里 他不敢承认”

“可是啊总有那风吹不散的认真
总有大雨也不能抹去的泪痕
有一天太阳会升起在某个清晨
一道彩虹 两个人
借一方乐土让他容身
借他平凡一生”
——毛不易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慕容离是我们戏班子里的一个萧师,那个时候抗日战争才拉开序幕,日本鬼子攻入东北。远在南京的我们自然是有恃无恐的。每天依旧过着幸福快乐的小日子。

前些日子来了位大少爷,腰间别着一把新上市的手枪,黑色的外套披在肩膀上。进来之后就找了一个视线最好的二楼的雅间,点了一壶清酒。对着我颇为礼貌的笑笑。...

《半城烟沙》(下)

*双结局预警*
*本篇BE*
*草率勿喷*
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这样,慕容乐师的军队撤到了百里之外。

他离开之前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执明的背影,慕容乐师应该也是难过的吧。我一瞬间愣了神,鲁大人拍拍我的肩膀,又摇摇头。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也对,当事人都不急,我操心干什么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执明靠在椅子上,满朝的文武都一声不吱,这一刻连呼吸的声音都显得那么刺耳。所有人都在等待一个消息,只是等待,因为没有人会期待,难道说,他们会对一个相当于是他们的王上死亡的消息感兴趣?

我深吸一口气,从殿外走进这让人窒息的朝堂,本来想好的自认为很委婉的说辞瞬间都变得苍白无力,卡在喉咙里,隐隐作痛。所有华丽...

《半城烟沙》(中)

过去的已经过去,留下的记忆却刻骨铭心。只剩下不愿接受现实的人在原地打转,四处碰壁。每个人都会一段不愿去面对的曾经,那是将他困住的一条锁链,明明自由触手可得,却不愿拿起身边的利刃砍断早已生锈的锁头。简单点说就是,道理他都懂,就是不想放下。

活生生的例子——执明。他爱惨了慕容乐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依稀还能听见城门内孩子的笑声,小胖突然从城墙上下来,走到我的身边,我根本没精力去关心他跟我说什么,因为在踏出城门的第一步我就知道,执明其实早就准备好一切了,慕容乐师成为天下共主不过是早晚的问题。

十多年了,死的死伤的伤。物是人非,时过境迁,也是时候做出一个选择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...

©白竹间. | Powered by LOFTER